搜索
搜索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红色金融史71 | 谋划新局:华北财经会议和华北金融贸易会议

  • 分类:金融党建
  • 来源: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红色金融史编写组
  • 发布时间:2022-11-18 17:23
  • 访问量:

【概要描述】华北解放区由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解放区合并组成,是解放区之间财政、经济、金融走向统一的策源地。 在人民解放战争开始不久,有些根据地之间贸易来往频繁,但经济、金融体系各自独立,原来对敌灵活分散的经济斗争办法已不适应于新情况,贸易、金融迫切需要统一管理,以利发展生产和支持战争的胜利。1947年1月3日,党中央决定在晋冀鲁豫地区的邯郸召开华北各解放区财政经济会议,要求统一各区步调,合用各区一切财经条件和资源,实行互相调剂,以长期支持战争。

红色金融史71 | 谋划新局:华北财经会议和华北金融贸易会议

【概要描述】华北解放区由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解放区合并组成,是解放区之间财政、经济、金融走向统一的策源地。
在人民解放战争开始不久,有些根据地之间贸易来往频繁,但经济、金融体系各自独立,原来对敌灵活分散的经济斗争办法已不适应于新情况,贸易、金融迫切需要统一管理,以利发展生产和支持战争的胜利。1947年1月3日,党中央决定在晋冀鲁豫地区的邯郸召开华北各解放区财政经济会议,要求统一各区步调,合用各区一切财经条件和资源,实行互相调剂,以长期支持战争。

  • 分类:金融党建
  • 来源: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红色金融史编写组
  • 发布时间:2022-11-18 17:23
  • 访问量:
详情

   华北解放区由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解放区合并组成,是全国解放区财政、经济、金融从分散走向统一的策源地。

 

  在人民解放战争开始不久,有些根据地之间贸易来往频繁,但经济、金融体系各自独立,原来对敌灵活分散的经济斗争办法已不适应于新情况,贸易、金融迫切需要统一管理,以利发展生产和支持战争的胜利。1947年1月3日,党中央决定在晋冀鲁豫地区的邯郸召开华北各解放区财政经济会议,要求统一各区步调,合用各区一切财经条件和资源,实行互相调剂,以长期支持战争。

 

  华北财经会议和1948年3月召开的华北金融贸易会议,侧重于谋划经济金融的统一大计,由此拉开了红色金融由独立分散走向集中统一的序幕。

 

  一、晋察冀、晋冀鲁豫解放战争历程

 

  晋察冀解放区。晋察冀解放区位于长城南侧,是一片东西走向的狭长地带,西自晋北五台山,沿山西、察哈尔、河北到热河承德的边缘延伸。抗日战争结束后,晋察冀边区政府由阜平迁往张家口,设察哈尔省政府,省会设在张家口;成立热河省政府,省会在承德;撤销冀热辽行署,成立冀东行署。晋察冀解放区发展得较为巩固,总面积达23万平方公里,将国民党占领的北平、天津、保定、大同等城市包裹其中。

 

  1945年9月,国民党第十二战区傅作义部奉蒋介石命令接受日军投降后,调转枪口向晋绥、晋察冀解放区进攻,意图建立起“热、察、绥反共隔绝地带”控制整个华北战局,为粉碎敌人的阴谋,晋察冀、晋绥两军区秣马厉兵,发起绥远战役,展开自卫反击。

 

  1946年6月,晋察冀与晋绥部队共同对敌展开大同集宁战役及张家口保卫战,10月,傅作义部乘虚进占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在国民党部队的猛烈攻击下,到1946年年底,张家口和承德地区一些县城落入敌手。1947年3月开始,国民党全面进攻受挫,转而重点进攻陕北、山东解放区,在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采取守势。4-6月,晋察冀野战军连续取得了正太、青沧战役的胜利,向平津地区进发。1948年11月29日,华北、东北野战军协同作战,共同发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最后一战——平津战役。

 

  晋冀鲁豫解放区。1945年8月下旬,侵华日军刚一宣布投降,国民党盘踞晋西七县的阎锡山部、第一战区胡宗南部迫不及待地先后向晋冀鲁豫解放区上党和晋南地区发动进攻。9月,刘伯承、邓小平领导指挥上党战役,给进犯之敌军以迎头痛击,打击了蒋介石的内战气焰,有力地配合了重庆谈判。这次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第一次大的自卫反击战,使阎锡山部遭受重创,解除晋冀鲁豫解放区的直接威胁,晋东南的许多城镇得到解放。到1946年,晋冀鲁豫边区已连成一片,拥有2400多万人口,军队30万人,民兵40万人,管辖80多个中小城市,成为全国最大的解放区。

 

  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减租和生产是保卫解放区的两件大事》的指示,1945年冬季至1946年春季,根据地重点开展反奸反霸、减租减息和生产运动。广大贫苦群众翻身当家作主,积极踊跃参军参战、参加生产建设、保卫解放区的胜利果实。在城镇,努力恢复战后的城市经济,推行冀南币,肃清敌伪币,活跃工商业贸易,开展经济建设;在农村,开展减租减息,彻底解放农村生产力,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

 

  1946年7月-1947年5月,面对国民党部队全面进攻解放区的强大攻势,晋冀鲁豫野战军先后取得破击陇海路和定陶、鄄城、晋南、豫北等战役的重大胜利,消灭敌军大量有生力量。6月底,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强渡黄河,发起鲁西南战役打开南下通道,转入外线作战。8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开始经略中原。

 

  1947年11月12日,杨得志、罗瑞卿野战兵团历经六天六夜的攻城大战,胜利解放石家庄。这是解放军攻打大城市的首例胜果,扭转了整个华北战场的战争局势,使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华北地区的战略格局自此发生巨大变化。

 

  二、华北解放区的形成与金融事业概况

 

  抗战胜利初期,华北的广大乡村和城镇都已在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解放区范围内,国民党只占领了北平、天津等大城市和铁路交通沿线的重要城镇。内战爆发后,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解放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自卫反击,粉碎了国民党部队的全面进攻。石家庄胜利解放后,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解放区连接成一片,形成广阔的华北解放区,总面积达23万平方公里,人口4400万,管辖县以上城市176座。1948年5月9日,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和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合并为中共中央华北局。1948年8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宣告成立。

 

  1947年3-4月,在晋冀鲁豫解放区的邯郸召开华北各解放区财政经济会议,提出财政、经济、金融、贸易进一步统一的建议。10月24日,中共中央批准华北财经会议报告,决定成立以董必武为主任的华北财政经济办事处,统一领导华北各解放区的财经工作。石家庄解放后,华北、陕甘宁、山东解放区日趋稳定,为适应金融贸易日益密切的联系,1948年4月17日,冀南银行总行与晋察冀边区银行总行共同发出通告,宣布两行在石家庄联合办公;7月22日,冀南银行与晋察冀边区银行奉命合并,改称华北银行,总经理为南汉宸。

 

  三、华北财经会议和华北金融贸易会议

 

  日本投降以后,有些根据地之间贸易已经频繁往来,需要货币互相流通,但各解放区财经工作还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蒋介石发动内战后,出动大规模装备精良的部队全面进攻解放区,反击这场规模空前巨大的战争对各根据地财经实力是莫大的考验,需要提供充足的军需保障,加快发展农、工、商等产业。在当时的战争情况下,迫切需要加强对财经工作的统一领导,才能适应大兵团作战的需要。

 

  (一)华北财经会议召开,决定设立华北财政经济办事处。1947年1月3日,中共中央采纳晋察冀中央局的建议,发出《关于召开华北财经会议的指示》,指出:“由于空前自卫战争的巨大消耗,已使一切解放区的财经情况陷入困境,必须以极大的决心和努力动员全体军民一致奋斗,并统一各区步调,利用各区一切财经条件和资源,及实行各区大公无私的互相调剂,完全克服本位主义,才能长期支持战争。中央认为应立即召开此项会议……会议的议程,应为交换各区财经工作经验,讨论各区货物交流及货币、税收、资源互相帮助、对国民党进行统一的财经斗争等项,并可由各区派人成立永久华北财经情报和指导机关。”此时,晋冀鲁豫地区已经处于相对和平状态战争干扰较少,中央决定选择邯郸召开这次会议。

 

  华北财经会议从3月25日开到4月14日,会议决定电报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几个要点是:一是成立华北财政经济办事处负责领导和调整各地区的货币贸易关系并在财政上作适当调剂。二是各解放区间应大力开展物资交流和贸易往来打破互相封锁,实行自由交易,采取同样的政策;邻区货币要互相支持,并在财政上互相调剂,协助贫穷地区,避免苦乐不均现象。三是贸易金融货币工作要为生产服务,为战争服务,并应加强对敌经济斗争。贸易工作的方针是“对外管理,对内自由”,办法是“统一管理,分散经营”,以有利于对敌经济斗争。对内贸易主要是调剂供求,平稳物价,藉以发展生产,繁荣市场。货币工作的基本方针是坚持独立自主,平稳物价,保护人民财富,保证生产发展。为了达到平稳物价的目的,首先必须排挤蒋币(把蒋币逐出解放区市场),使本币在市场上取得独占地位。在本币独占市场以后,必须慎重掌握货币的发行数量以免引起物价的剧烈波动。为此应当:(1)争取财政收支大体平衡;(2)掌握一定数量的粮食、棉布等重要物资;(3)在秋收以后和春荒时期货币流通要根据需要数量多少不同作适当调剂。

 

董必武听取会议代表汇报。左二:董必武;右一:南汉宸

 

华北财经办事处主任、副主任分工图

 

  10月24日,党中央正式批准邯郸会议的决定和综合报告。认为“这次财经会议总结了华北各解放区财经工作经验,并正确地提出和解决了今后财经工作的方针与政策。”指示各地立即坚决执行,并决定设立“华北财政经济办事处”,由董必武担任主任,各解放区各派一名代表担任副主任,统一领导华北各解放区的财经工作。

 

  华北财经办事处的主要任务是:在中央及其工委领导下,统一华北各个解放区的财政经济政策,指导华北各解放区财政经济工作的执行。并规定,除特别重大的问题需经中央及工委会讨论并通过中央局执行外,在一般日常的行政问题上,可直接指挥各解放区的财经办事处。(1)制定华北解放区国民经济建设的方针;(2)审查各解放区的生产、贸易、金融计划,并及时作必要的管理与调剂;(3)掌握各个解放区的货币发行;(4)指导各个解放区的对敌经济斗争;(5)筹建中央财政及银行;(6)审定各个解放区的人民负担;(7)审查各个解放区的脱产人数及其编制与供给情况;(8)审核各个解放区的财政预算并作出必要的调剂办法。

 

  1948年秋,为尽快实现金融货币的统一,董必武代表华北财办向中央报告,提出发行统一货币的具体步骤:

 

  第一步,华北财经办事处必须确定掌握各区的票币发行额和了解各区票币的互换率,以及粮食棉花、纱布、油、盐、煤、金银等物资的价格,并基本上做好成立银行的准备工作。

 

  第二步,发行少量的统一票币,主要作为各区汇兑差额的划拨使用。当然市面也可以流通。统一货币要与各区货币固定比价互相兑换,并随各区货币的贬值和升值而改变统一货币的比价,保持统一货币的币值。

 

  第三步,逐渐增加统一货币发行数量。

 

  第四步,停止各区票币的发行,改由发行统一货币。在此期间,各区的货币和统一货币同时流通。

 

  报告中针对利用财政发行支援解放战争的情况,专门指出,经济发达的国家,一经卷入长期战争的漩涡没有不利用发行来补其财政亏空的。我解放区经济不发达,又经过了八年抗日战争的消耗,在我国进行空前规模现代化战争的情况下,要想完全不依靠发行来解决财政困难是不可能的。只要发得不是太多和太骤,不致引起社会物价的大波动,我区人民还是可以承担的。

 

  (二)华北金融贸易会议召开,筹备建立中国人民银行。1948年初,各解放区日趋稳定,经济、金融、贸易往来日渐密切,又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财经会议开始筹划,中央工委和华北财办于1948年3月-5月在石家庄组织召开金融贸易会议。会议主要讨论华北各解放区统一货币及贸易,具体研究讨论建立中国人民银行、统一发行货币、稳定物价、调整各地贸易关系等内容。会议还讨论了支援战争、恢复生产与稳定物价相互之间的关系。三者的核心是货币的发行问题。首先是各地区货币之间的固定比价、自由兑换和统一发行问题;其次是撤除各解放区之间的关税壁垒实行贸易自由问题;最后是随着中小城市的大量解放对待私营工商业的政策问题。

 

  8月中央批准了本次会议报告,并要求各解放区遵照执行,要点有如下几项:今后的中心工作,一个是发展生产,一个是支援战争;商品经济的发展必然要求市场扩大和统一应建立一套适应人民需要和经济发展需要的新的金融贸易制度;如何保证战争供给,不单纯是一个财政问题,金融贸易工作也负有责任。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推进,解放区不断扩大,广大乡村和许多城市陆续解放,金融贸易工作必须在新解放区迅速开展起来。

 

  关于金融工作,报告中谈到货币政策、货币斗争、信贷工作、城市金融工作四项内容,具体指出:

 

  第一是货币政策。方针是一要稳定,二要统一。不稳定、不统一,会使生产、物资交换和货币流通受到损害,并妨碍战争的胜利进行。在大规模的解放战争中,财政收支很难做到完全平衡,所以,货币发行政策要照顾到战争,照顾到生产,还要照顾到物价平稳。如因战争紧张不能阻止物价上升,也应当尽量使它平稳上升,避免剧烈波动。这就要求发行工作有一定的计划性,避免集中突击发行。货币的统一要有步骤地进行。首先是固定几种货币的比价,实行自由流通,然后是根据各地财政状况掌握各地区的货币发行,使之逐渐走向发行统一货币。

 

  第二是货币斗争。主要任务是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努力扩大本币的阵地(流通范围),压缩蒋币的阵地并适应对外贸易的需要而调剂蒋币外汇。掌握蒋币比价。藉以巩固本币,打击蒋币,保护人民财富保证生产发展。为了加强对敌经济斗争,应当设立出入口管理委员会或出入口管理局来统一管理货币斗争、贸易斗争以及进出口税等。

 

  第三是信贷工作。信贷工作是促进商品生产发展的重要力量,必须有一定数量的资金用作生产贷款,并且要有计划地重点发放,反对平均分配。生产贷款不应当单纯依靠货币发行,要想办法吸收社会游资,组织民间的互相借贷,指导群众利用自己的游资,来解决群众缺乏生产资金的困难。

 

  第四是城市金融工作。着重扶助各种工业的生产和建设,要把发展工业提高到与发展农业同等重要的地位。

 

  关于贸易工作如何与金融配合,报告中指明,必须掌握相当数量的重要物资有计划地吞吐调剂调节货币流通数量,以保持物价的相对平稳。

 

  这次会议还决定在天津、济南等地外围分别成立进出口管理委员会,掌握出入口的方针商定出入口的共同斗争计划,调解各地区间的出入口纠纷。

 

华北金融贸易会议综合报告

 

  1948年5月,周恩来在西柏坡听取了金融贸易会议情况的汇报后指出“不能再搞联合政府(指华北财经办事处)了,要搞统一经济。”此后不久,党中央决定取消华北财经办事处,成立中央财政经济部,命南汉宸负责筹建中国人民银行,准备发行全国统一的货币。至此,红色金融开始由分散走向集中统一,走向以人民币为本位的独立完整的金融体系。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南汉宸负责进城接收国民党的金融机构,把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迁至北平。

 

 

  南汉宸(1895—1967),山西省洪洞县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长期在冯玉祥、杨虎城部从事秘密工作和统一战线工作,利用在国民党地方政府中的身份,多次帮助、营救和掩护过我党的一些同志。抗日战争时期,曾任陕甘宁边区政府财政厅厅长。解放后,出任中国人民银行第一任行长,为新中国金融体系的建设做出杰出贡献。(总编著:濮旭)

 

(责任编辑:蒋泽然;栏目负责人:刘一林)

相关链接:

版权

发布时间:2021-09-26 17:41: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2号万通金融中心A座7层    邮编:100037
联系电话:010-68600891  010-68600894      电子邮箱:bgs@zgjrzyh.cn
      主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国金融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11047069号-1   丨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10461号

主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国金融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11047069号-1  丨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104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