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在金融系统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 分类:调查研究
  • 来源:中国金融思想战线网
  • 作者:王伟
  • 发布时间:2023-12-15 18:12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习近平文化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理论创新成果。习近平文化思想在回答时代课题和时代之问中作出了系列原创性重要论断,其中创造性提出“第二个结合”的重要命题,提出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文化发展目标,既强调植根文化沃土汲取治国理政智慧,又要求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激活中华文明基因,在传统与现代的有机融合中赋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成为各领域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根本指针。近期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指出要在金融系统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持诚实守信、以义取利、稳健审慎、守正创新、依法合规,这为我们建设新时代金融文化提供了基本遵循。

在金融系统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概要描述】 习近平文化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理论创新成果。习近平文化思想在回答时代课题和时代之问中作出了系列原创性重要论断,其中创造性提出“第二个结合”的重要命题,提出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文化发展目标,既强调植根文化沃土汲取治国理政智慧,又要求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激活中华文明基因,在传统与现代的有机融合中赋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成为各领域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根本指针。近期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指出要在金融系统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持诚实守信、以义取利、稳健审慎、守正创新、依法合规,这为我们建设新时代金融文化提供了基本遵循。

  • 分类:调查研究
  • 来源:中国金融思想战线网
  • 作者:王伟
  • 发布时间:2023-12-15 18:12
  • 访问量:
详情

  习近平文化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理论创新成果。习近平文化思想在回答时代课题和时代之问中作出了系列原创性重要论断,其中创造性提出“第二个结合”的重要命题,提出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文化发展目标,既强调植根文化沃土汲取治国理政智慧,又要求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激活中华文明基因,在传统与现代的有机融合中赋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成为各领域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根本指针。近期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指出要在金融系统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持诚实守信、以义取利、稳健审慎、守正创新、依法合规,这为我们建设新时代金融文化提供了基本遵循。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直倡导诚实守信。中华民族自古有着以诚为本、以信为先的优良传统。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诚信之德居于核心地位。《商书·汤誓》中商汤在讨伐夏桀时就说:“尔无不信,朕不食言”强调了守信的责任对等性。逸周书记载周武王“以德为本,以义为术,以信为动”,强调守信的社会秩序构建作用;《论语》里讲:“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谨而信、泛爱众”,倡导信用在社会交往中的作用;孟子说:“朋友有信”,强调了诚信在社会道德中的地位。“一言九鼎”“一诺千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等赞誉诚信精神的成语在中国文化生活中也屡屡出现。春秋齐国著名政治家、法家代表人物管仲曾将“诚”和“信”连用,明确指出“先王贵诚信。诚心者,天下之结也”认为诚信是凝聚人心、社会团结的保证。墨子认为国有七患,其中一患就是“所信者不忠,所忠者不信”,强调要达到天下和谐,社会成员应当不分地位、贫富、贵贱都应该诚实守信、信用为先商鞅在秦国推行变法时,为构建诚信社会,曾用“徙木立信”方式重构政府的诚信体系。随着历史的演进,中国特色的信用体系逐渐发展并频结出硕果。到北宋前期四川成都就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这是信用制度高度发展才能有的产物。信用一直是金融的定盘星,金融业的核心价值观念必须是诚信,对金融从业者的根本要求也必须是诚信为先。

 

  中华传统商业文化一直强调稳健经营。居安思危是中国群经之首的《易经》提出的治理理念,并沉淀为治国理政的重要价值观和施政准则。战国时期白圭提出“智勇仁强”的商界四德,其中“智”侧重的就是稳健。“将本求利”在中国也一直是古代钱庄票号坚守的基本经营准则,其实质就是重视资本约束下的稳健经营。在中国金融史中,稳健经营的制度安排起始很早。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当时政府就有了制度化的商品货币流通的监督和调控。西汉促进经济发展和金融稳定就采取了“均输平准”制度。北宋苏轼曾指出:“天下之患,最不可为者,名为治平无事,而其实有不测之忧。坐观其变,而不为之所,则恐至于不可救。”其意就是要防患于未然,才能稳健发展。金融业天然面临较高的信用风险、道德风险、操作风险等,防范化解风险是永恒的主题,居安思危尤其重要。金融业应当将安全性作为首要原则,坚持稳健经营,要成为经济周期的“稳定器”,不做经济动荡的“放大器”。金融监管中应当以“时时放心不下”的责任感,做到金融风险“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在面临金融风险时要落实好“稳住大局、统筹协调、分类施策、精准拆弹”的基本方针,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贯注重以义取利。中国金融文化一直高扬诚信义利的旗帜,“诚信为本”“重义轻利”“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等思想对中国金融界有着深刻的影响。古代有弦高退秦师、卜式捐家财,近代有张謇、范旭东、卢作孚等“实业报国”“实业救国”之壮举,这种不计个人得失、毁家纾难、报效国家的感人事迹屡见青史。现代金融业发展内在要求诚信为本,以义为先。清朝末年恒和银号关门歇业后,为了确保自己发行的银票能够完成兑换,专租一间门面,将兑换持续了20多年才关门,堪称我国传统金融业诚信义利的典范。金融工作过程主要与钱打交道,诱惑较多,金融乱象和腐败问题屡禁不止,必然会对金融工作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造成负面影响。金融业应当进一步传承弘扬诚信义利精神,加强诚信文化建设,强化诚信理念,以诚信对客户、股东、社会、监管者负责,实现以义致利、义利相济。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向着力守正创新。守正首在自律,自胜是最根本的守正。老子指出,“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征服别人只是有力量,约束并战胜自己才是真强者。中国传统商业文化强调“能有所守”,就是坚持信念、严守纪律、服从原则,就是守正。在经营发展中,就要做到律己守信。律己是强化组织和组织领导者的自我管理。战国的白圭“能薄饮食,忍嗜欲,节衣服”,成为守正的典范。守信意味着对诚信经营理念的坚守。《管子·乘马》曾说:“非诚贾不得食于贾”,意思就是不讲诚信的人就压根没有从事工商业的资格。守正才能创新,不管哪种创新,都必须以人为本,就是将“人”视为经营发展的核心要素,重视“人”、发展“人”,实现利益共享。比如晋商的“顶身股”制度就是这种理念的典型。“顶身股”其实质就是古代版的股权激励创新,只要伙计在商号里待够一定时间,完成相关绩效,就可以顶上身股成为股东,成为东家,参与分红。金融创新必须继续传承发扬以人为本的守正创新文化,在金融创新中促进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心坚守依法合规。中国有着源远流长的法治思想,到春秋战国时期形成了著名的法家学派,管仲、商鞅、韩非等都是代表人物。法家倡导“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商君书》提出:“所谓一刑者,刑无等级,自卿相、将军以至大夫、庶人有不从王令犯国禁乱上制者,罪死不赦。”《韩非子》说:“法不阿贵,绳不挠曲,法之所加,智者弗能辞,勇者弗敢争,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其他还有“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等思想,其历史影响深远。沿用法家思想,古代王朝大都建立了相对完整的法律制度体系。在金融领域,从古代以来一直有不间断的立法实践。秦统一六国后,就进行了统一的货币政策立法,规定钱币由政府专门发行,严禁私人铸造。西汉文帝时期,着手稳定货币,健全钱法。唐代实行实物货币和金属货币并行政策,《唐律疏议·杂律》规定:“诸私铸钱者,流三千里,作具已备,未铸者,徒二年;作具未备者,杖一百明朝政府为了规范货币的管理,制定了钱法钞法清代加强对金融业的管理,《大清律例》规定:京城银铺,无论新开旧设,均令五家联名互保,报明该地方官存案

 

  党的二十大报告要求,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推进法治中国建设,在法治轨道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聚焦加快建设金融强国,提出“要加强金融法治建设,及时推进金融重点领域和新兴领域立法,为金融业发展保驾护航”等一系列重要部署要求,金融业应当率先提升依法治理水平,积极借鉴我国传统优秀法治思想。作为金融机构,应当增强合规意识,尊崇法律,敬畏规则,使守法合规经营逐渐成为自觉和习惯。要按照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的部署要求,坚持在市场化法治化轨道上推进金融创新发展,确保金融创新依法合规,从制度上确保做到风险早识别、早预警、早暴露、早处置,最大程度消除金融监管的套利空间。[作者华北电力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此文是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重点项目“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科学社会主义价值观主张的内在契合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23LLMLB010)]

 

(栏目负责人:高辰琛)

相关链接:

版权

发布时间:2021-09-26 17:41: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2号万通金融中心A座7层    邮编:100037
联系电话:010-68600891  010-68600894      电子邮箱:bgs@zgjrzyh.cn
      主管: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   主办: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国金融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11047069号-1   丨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10461号

主管: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

主办: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国金融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11047069号-1  丨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104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