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红色金融史72 | 扶持和发展边区经济:解放战争中的晋察冀边区银行

  • 分类:金融党建
  • 来源: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红色金融史编写组
  • 发布时间:2022-12-09 18:59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日寇投降后,晋察冀边区政府由阜平迁往张家口,晋察冀边区银行经理关学文迅速赶到张家口负责接收伪蒙疆银行,在此重新组建晋察冀边区银行,行址就设在原伪蒙疆银行所在地。1946年7月,国民党为隔断人民解放军关内关外的联系,集中火力打通平绥铁路线,向张家口发起猛烈攻势。8月,由于与国民党傅作义部战事胶着,晋察冀边区银行不得不随部队撤出张家口,先返回山西灵丘县,后转移至河北阜平县光城村。1947年11月,华北重镇石家庄历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六昼夜奋战,胜利宣告解放,晋察冀边区银行随部队进驻石家庄,1948年4月与晋冀鲁豫解放区的冀南银行实行合署办公。在此基础上,两行合并组成了华北银行,而华北银行正是中国人民银行建行初始的重要一脉。

红色金融史72 | 扶持和发展边区经济:解放战争中的晋察冀边区银行

【概要描述】日寇投降后,晋察冀边区政府由阜平迁往张家口,晋察冀边区银行经理关学文迅速赶到张家口负责接收伪蒙疆银行,在此重新组建晋察冀边区银行,行址就设在原伪蒙疆银行所在地。1946年7月,国民党为隔断人民解放军关内关外的联系,集中火力打通平绥铁路线,向张家口发起猛烈攻势。8月,由于与国民党傅作义部战事胶着,晋察冀边区银行不得不随部队撤出张家口,先返回山西灵丘县,后转移至河北阜平县光城村。1947年11月,华北重镇石家庄历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六昼夜奋战,胜利宣告解放,晋察冀边区银行随部队进驻石家庄,1948年4月与晋冀鲁豫解放区的冀南银行实行合署办公。在此基础上,两行合并组成了华北银行,而华北银行正是中国人民银行建行初始的重要一脉。

  • 分类:金融党建
  • 来源: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红色金融史编写组
  • 发布时间:2022-12-09 18:59
  • 访问量:
详情

   日寇投降后,晋察冀边区政府由阜平迁往张家口,晋察冀边区银行经理关学文迅速赶到张家口负责接收伪蒙疆银行,在此重新组建晋察冀边区银行,行址就设在原伪蒙疆银行所在地。1946年7月,国民党为隔断人民解放军关内关外的联系,集中火力打通平绥铁路线,向张家口发起猛烈攻势。8月,由于与国民党傅作义部战事胶着,晋察冀边区银行不得不随部队撤出张家口,先返回山西灵丘县,后转移至河北阜平县光城村。1947年11月,华北重镇石家庄历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六昼夜奋战,胜利宣告解放,晋察冀边区银行随部队进驻石家庄,1948年4月与晋冀鲁豫解放区的冀南银行实行合署办公。在此基础上,两行合并组成了华北银行,而华北银行正是中国人民银行建行初始的重要一脉。

 

  解放战争时期,晋察冀边区银行的主要活动时间范围是在抗战胜利后到1948年6月期间。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岁月里,面对无比顽固而又无比狡黠的劲敌,晋察冀边区银行发挥出迎敌而上、自立自强的斗争精神,制定了一系列金融政策、规章制度和货币斗争策略,积累了宝贵的斗争智慧,这些蕴含着镜鉴时代的历史经验,值得后人深入探究和总结。

 

  边区银行机构设置、领导体制和职权范围

 

  1946年1月30日,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要求,各战略区设银行分行,受总行的直接领导,其货币发行与业务计划等要绝对服从总行。根据边委会的指示,晋察冀边区银行抓住相对和平的有利时机,扩大机构设置、业务开展的范围,冀晋区、冀中区、冀热辽区各设分行(冀察区暂不设分行),均为该地管辖行。总行之下,按经济区域与业务需要设置支行及支行以下办事处、营业所、兑换所、派出所等。其中,冀热辽分行成立冀东、赤峰两支行,支行以下有办事处、营业所。冀察地区因处总行所在地,该区各级银行机构由总行直接领导,并先后成立宣化支行、怀来支行及阳高、张北、西合营之办事处。抗战胜利初期,晋察冀边区银行整体呈现“总行——分行——支行(或办事处)——营业所、代办所——兑换所——派出所”的组织架构。

 

  1946年7月15日,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对各级工商部门的职权范围作出明确规定,边区银行由边委会财政处领导,边区银行有关提高边币比值、驱逐杂钞、平衡境内物价、发放工商贷款等有关工商业务的事项接受工商处指导。

 

  为贯彻统一领导、分散经营的原则,1947年1月20日,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作出“关于成立财经办事处及改变银行税局组织领导关系的决定”,进一步加强与统一财经工作的领导,发展生产,保证自卫战争供给。其中规定,边区行政委员会之下成立财经办事处,统一掌管边区财政、审计、金融、工商、出入口贸易工作,边区贸易公司、边区银行、边区禁烟局、工业局、交通局均归该处领导;各战略区银行分行归各地政府统一领导。边区银行对各分行仍有工作指导关系,进行业务指导及外汇调度,并互相交换情报,建立业务关系;边币发行统一由边委会掌握,各地区分行均无发行权。

 

  1947年4月,冀察分行成立,1948年1月与冀晋分行合并为北岳分行。

 

  晋察冀边币的发行和购买力变化

 

  到1948年6月为止,晋察冀边区银行货币发行总计8477.21亿元。在1947年,边币使用人口达到1500万人,物价指数是1946年的2.78倍。从1938年成立到人民币发行收回边币,晋察冀边区银行存续10年时间,发行57种版别货币(不包括期票、地方流通票)。其中总行、冀中两地发行44种版别,发行13种“冀热辽”版。成立之初,边币发行主要以兑换法币形式进行投放,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边币发行则主要以支付军政费用的形式投入流通。每年生产建设的贷款投放仅占到3%左右。

 

晋察冀边区银行币100元(1945年)

 

   晋察冀边区银行币500元(1946年)

 

  为便利商民营业交易,冀热辽行署曾在1945年9月发行过一百元、五百元两种期票,期票可兑换边币。

 

  加强贸易“武装”,军政力量配合,打击法币,巩固边币

 

  从1945年9月到1946年4月,晋察冀边区部队乘胜追击投降的日寇,不断扩大解放区范围,但由于边币发行供应不足,加之贸易管理解除了“武装”并宣布出口解禁,致使国民党大量发行的法币畅通无阻地在解放区高价吸收物资,日伪、奸商乘机抢购边区粮食,大批洋油、洋布、洋烟等洋货向解放区倾销,一文不值的法币大行其道。

 

  晋察冀边区银行起初缺乏经验和防备,在晋察冀边币没有贸易物资支持的困难条件下,发行和使用的阵地不断收缩,金融、贸易对敌斗争只能被动应对,最终造成边、法币比值由1:17降到1:8的不利局面。1946年4月之后,边区银行着手摸清法币情况,并行推进阵地战、比值战、金银战、外汇战的货币斗争策略,一是区分新区、边缘区打击法币,在新解放区,驱逐法币使边币迅速占领市场,利用掌握的法币支持贸易与币值比价斗争;在边缘区,军政力量配合,控制集市、掌握物资,使人民群众摆脱对国民党统治区物资供应的依赖,从而压缩法币使用范围,巩固边币威信;二是从解放区物资出入口管控外汇,抵挡住法币内侵;三是在解放区内,严禁法币流通,缩小其流通范围,孤立反动派;四是动员和教育群众,将法币推向国民党统治区促其通胀更加严重,并购回必需品;五是制定边法币值政策,确定解放区内币值高于外围,不断将法币推向敌占区。经过这么一番操作,晋察冀边区银行成功抵御了法币的大肆侵入,使边币深入人心,以金融之力守住了解放区的经济阵地。

 

  动摇银元在流通中根深蒂固的地位

 

  银元的历史已有几百年之久,广大地区使用银元的习惯根深蒂固,民间储存都以银元居多,这对树立晋察冀边币本位币地位、推进统一货币市场是一大障碍。在坚持边币一元化的政策下,巩固、扩大边币市场与肃清银元相互依辅。1946年,边区银行总行出台有关肃清银元的意见,提出具体措施和办法予以指导:一是在时机选择上,选择有利季节(如大秋后)边币占优势而物价比较稳定的时候。对于群众运动基础好的一些老解放区,削弱银元的力量,以便于将来逐渐肃清。二是打破群众对银元的崇拜,首先动摇与取消银元本位,逐渐代之以边币本位。三是银元收买及定价政策应该是:有利时收买(不一定是低价),不利时不买(这时定价可酌低于市价)。买时必须符合市价(必要时或达到某种目的可稍高于市价大量的收买,但须避免刺激市价上涨)。并且在定价上应照顾到邻地,避免发生不好的影响。不买时,则避免刺激银元市价的上涨。四是在严格禁用地区绝对禁止银元流通携带,违者没收。公私款项如纳税及秋征等,不允许直接收受银元,必须通过银行或委托机关商店兑换,民间保存银元愿卖出的由银行及委托机关照牌价收买。此类地区要彻底肃清银元,实行边币一元化。五是在因经济工作差,边币基础未稳的新解放区,可采用银边同流办法,明禁暗不禁,使边币在行政力量及贸易合作事业开展支持下,站稳脚跟,在同时流通中增加边币比重及地位,逐渐动摇银元本位,代之实行边币本位,再用收买银元办法肃清。尽管实施了一些行之有效的举措,民间使用银元并未禁绝,还是有所保留。直到解放后,国家对金银统一管控,民间银元买卖才彻底销声匿迹。

 

  解放战争中的存放款业务

 

  解放战争时期,边区银行的贷款业务中,农业贷款的范围主要以扶持农业生产、扩大植棉、兴修水利为主;工商业贷款划定的范围是解放区内无法自给的必需物资、关系军需民生的战略物资、合作社事业等等,不论农贷还是工商业贷款,利息很低甚至无息。至于存款,到1947年7月之后,边区银行各地存款业务才有所起色,8月至10月间,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冀中分行吸收到存款277亿元以上。当然,各地的存款业务还是主要以机关单位存款为主。

 

  农贷方面。1946年春,边区财办处决定发放农贷500亿元边币,同时货粮9万大石,并拿出10万大石粮食,委托边区银行和边区各公营商店回收还在市面上流通的黄金、白银、银元、铜元等金属货币。1948年,冀中财办处发放农贷400亿元,用于开渠、修井、增加水车、制造农具、造林等农民生产生活中。造井、开渠等不计息,修井、修车、肥料等月息为0.5-1分,直接为农业生产服务的工业以及家庭副业月息为1-1.5分。1948年1月,冀东区行政公署决定发放100亿元无息贷款,帮助贫雇农发展春耕生产。在北岳分行,1948年上半年农贷计划发放小米6万大石,边币200亿元,这次扶持农民生产的贷款活动,出现几种不同的使用形式,如东湾自然村是小组贷款合伙使用、妇女做鞋组小组贷款分着使用、个人贷款合伙使用、个人贷款各人使用。其中,生产小组采取劳资入股分红的办法,公家予以贷款带动私资入股,一工算一股,一万元也算一股,周转一次,按股分红;个人和小组共18个单位,所有贷款都用于生产,效果立竿见影。

 

  工商业贷款方面。根据1946年大城、新安、冀州、泊镇四个地区外汇使用统计,纸张业占用27.2%,日用品业占16.75%,军用品10.75%,颜料占25.2%,西药占7.25%,化肥占1.6%,电讯器材占1.12%,其中纸张、颜料合计占到50%以上,其次是日用品,这些物品更加依赖从解放区外引进。为减少对敌占区的物资依赖,1947年,冀中分行决定发放5亿元工业贷款,重点用于制造火柴、面粉、纸张,其次用于造碱、熬硝、种靛等工业。1948年,冀中分行举办50亿元工商业贷款,大力扶植自给工业,奖励小本经营,解决工商业者资金周转的困难。放款重点是以纺织、造农具、造船、造纸、熬硝、榨油、制鞋、火磨、制皮革、染料、化学及交通机件等为主的自给工业,以及对生产有利的小本经营业及运输事业,对一般商业通过活存透支业务往来的方式加以扶持。在贷款利息上,工业贷款最高不超过月息4.5分,商业贷款规定为月息6-7.5分,小商贷款为月息4-4.5分,活存透支根据性质由银行往来户双方协定。

 

  1946年上半年,冀晋分行发放2.03亿元生产性贷款,总行营业处分别发放2540万元旅蒙业贷款、1500万元市民生产救济贷款、1亿元商业贷款;1946年12月,冀东行政公署为培养典型合作社,发展纺织业,发放2亿元边币的合作贷款。

 

  团结与扶植银号,共同发展边区经济

 

  在新解放的城市,边区政府提出建设城市发展工商业的号召。1946年,边区贸易日益活跃,工商业兴旺,对资金融通需求更加迫切。在河北辛集,1946年2月首次出现由很多商民为了相互融通资金而合资筹设的“大众银号”,刺激了冀中地区金融活动,紧接着在安国,“复盛公”、“公兴号”、“裕晋银号”先后开业。5月,拥有30年历史的“万德升银号”也在晋察冀边区银行帮助下宣布重新开张。

 

  1946年6月,为繁荣市场,辅助工商业发展,边区银行根据边区政府提出的“对银号采取团结与扶植”金融政策方针,出台《晋察冀边区银钱业组织管理办法》,积极支持与扶助已设立的、行将设立的银号。到1947年上半年止,在河间、尹村、安国、辛集、鄚州等地陆陆续续有31家银号开业,开始建立内地汇兑与往来划拨关系,并且深入到农村地区,很多银号都在农村增设了分号。

 

  这些银号大多是集股筹设,大众银号的股东则有350户之多,20家银号股东数达3000户。大众银号成立8个月后,从开始营业时资金217万元边币增加到1000余万元。在边区政府的鼓励和边区银行的支持扶助下,这些银号作风勤恳、顾客盈门,经营利润日益增大,投资于银号的股东也在与日俱增。

 

  边区银行的支持与扶助还体现在:对私营银号的较高利率,如果合理,暂不干涉;提供短期资金融通、授权银号代理部分业务等方式上。除了直接的帮扶,对私营银号的监督管理、引导规范同样不可或缺。到1946年10月底,就有20家银号在边区银行透支余额高达9亿元。于是边区银行加强对私营银号的监督管理,清理、整顿了专搞投机的个别银号。(总编著:濮旭)

 

  (责任编辑:蒋泽然;栏目负责人:刘一林)

相关链接:

版权

发布时间:2021-09-26 17:41: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2号万通金融中心A座7层    邮编:100037
联系电话:010-68600891  010-68600894      电子邮箱:bgs@zgjrzyh.cn
      主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国金融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11047069号-1   丨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10461号

主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国金融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11047069号-1  丨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104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