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毛泽民的闽西苏区金融情结

  • 分类:文化金融
  • 作者:邱子祥
  • 发布时间:2022-04-23 10:04
  • 访问量:

【概要描述】在闽西苏区,因“朱毛”红军闻名,毛泽东可以说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其实,毛泽东胞弟毛泽民也与闽西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闽西苏区的金融创建和发展留下光辉灿烂的时代华章。     毛泽民,1896年4月3日生,湖南湘潭韶山人。因大哥毛泽东很早就外出求学和从事革命活动,只读了几年私塾的毛泽民就不得不辍学留家农耕。1919年10月和1920年1月,双亲相继病逝后,他便挑起了持家的重担。1922年底,在毛泽东革命思想影响下,毛泽民赴江西安源参与组织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家股份制经济实体—安源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因工作积极,业绩突出,1922年冬,他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2月,毛泽民随毛泽东回到湘潭、湘乡开展农民运动,在韶山建立了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同年11月,他调任中共中央出版发行部负责人,辗转上海、武汉等地,从事《向导》《布尔塞维克》等刊物的秘密印刷和发行工作。1931年1月,因党中央负责特科工作的顾顺章叛变,中央派他到闽西担任闽粤赣军区经济部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他被任命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行长兼中华钨矿公司总经理。1933年5月,又兼任闽赣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部长、国民经济部对外贸易总局局长。1934年10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毛泽民担任中央纵队第十五大队(国家银行及金库的队伍)政委,兼没收征发委员会副主任,负责长征路上的红军粮款供给保障工作。1935年11月,长征结束后,他任中华苏维埃工农民主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1937年冬,毛泽民前往苏联治病,因疫情影响,在新疆停留期间,党指派他协助新疆整顿财经工作。1943年9月27日深夜,毛泽民被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时年47岁。     一、情牵金融创新     闽西苏维埃政权建设和社会发展需要,对统一货币信用和财政税收等提出了更多更新更高的服务要求,客观上催生了革命根据地银行的成立。     1930年9月2日,闽西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明确指出:“为要调节金融,保存现金,发展社会经济,以争取社会主义的前途,唯一的办法是建立闽西工农银行,各县设分行。”闽西苏维埃政府发布的《关于设立闽西工农银行》第七号布告称:“目前敌人经济封锁致使社会经济的发展发生了很大阻碍,因此,决定设立闽西工农银行”。之后,闽西苏维埃政府又决定,成为由阮山、张涌滨、曹菊如、邓子恢、蓝维仁、赖祖烈、黄维仁等7人组成银行管理委员会,阮山为主任委员兼行长。     筹办闽西工农银行,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最早的金融实践活动,既无现成的银行规章制度可以参照借鉴,又无专业的人员能够信任,面临的困难不亚于打一场硬仗,恶仗。银行管理委员会一群人为了不辜负党和根据地人民的重托,认真研习,深入探索,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得知创办闽西工农银行,毛泽民通过地下交通线购得一本《银行簿记实践》,这是一本十分难得的银行经营管理的参考书。得到这本书,阮山、曹菊如等人如获至宝,潜身钻研,综合运用,不断地加深了对银行会计核算、信贷管理、转账汇款、货币发行、金银兑换、金库运行等方面知识的理解。同时,还按照毛泽民的建议,暗中请教经我党感化的国民党银行从业人员,不断地完善和丰富银行运营实践经验。经过短时间的紧张筹备,闽西工农银行于1930年11月7日(俄国十月革命纪念日),在龙岩县城下井巷原“彩昌店”隆重开业。     闽西工农银行为发展生产,活跃经济,统一货币,打破封锁,支持革命战争,巩固新生政权,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成立时,闽西工农银行20万元(大洋)及时上解,成为该行获得的最大一笔资本金。     二、首创福建分行     第四次反“围剿”胜利后,中央苏区迎来了全盛的发展时期。苏区的扩大、苏区经济以及各业生产的发展,呼唤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设立分支机构。     1932年3月18日,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在长汀县城成立。经济繁荣,商贸发达的“红色小上海”长汀,引起了毛泽民的特别注意。之后,中华苏维埃政府国家银行决定在长汀建立首个分支机构-福建省分行。毛泽民在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等陪同下察看了位于县城水东街的行址以及金库设计方案后,当即拍板同意,并协调了相关的工作,提出:“尽快确定负责人和岗位工作人员;尽早挂牌营业,为苏维埃政府和苏区大众服务。”之后,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决定,在原有的闽西工农银行基础上创办福建省分行,李六如任行长,下设会计科、出纳科、营业科和总务科等。4月初,毛泽民专程亲自主持了福建省分行的开业典礼,并就具体的工作进行了认真指导。     福建省分行的成立,统一了福建苏区财政,建立起福建苏区金库,通过办理存贷款,金银兑换,发行中华苏维埃钞票、公债等,积极促进经济发展,充分推动了苏维埃政权建设。福建省分行还设立了熔造厂,把收兑来的金银器具熔成金饼、银饼后,武装押运到瑞金的中央造币厂,熔成不同规格的金条及铸成银元银角,便于对白区的贸易。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福建省分行也随中华苏维埃政府国家银行撤离北上。     三、智救专业人才     处于残酷战争环境和金融秩序极度混乱下成立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经济补给的十分困难。毛泽民进入中央苏区时,兄长毛泽东身处逆境,不仅遭受接连不断的批判和不公正对待,甚至一度时期还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但毛泽东胸襟坦荡,意志坚定。在毛泽东的鼓励下,毛泽民凭着特有的忠诚和实干,开始了国家银行的艰难创业。     国家银行成立后的头等大事,就是要统一中央苏区货币。但是,由谁来设计和绘制纸币的图案呢?一个难题摆在毛泽民面前。汀州(长汀)红军印刷厂地下党员毛钟鸣向毛泽民推荐了黄亚光,说其早年留学日本,写得一手好字,还擅长画画、绘图等。     1932年6月,毛泽民来汀州实地考察黄亚光。可是一打听,才得知黄亚光被定为“社会民主党分子”遭到逮捕,并被判处了死刑,几天内将要执行。十万火急,毛泽民立即策马回奔瑞金,找 中央“肃反”主管机关-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协调。邓发瞧见毛泽民满头大汗,奇怪地问:“老毛,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毛泽民紧紧抓住邓发的手说:“老邓啊!长汀的黄亚光,你们不能杀!”“什么黄亚光?”邓发被对方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一头雾水,但他毕竟是个搞政治保卫的老牌侦探员,反应也快:“哦!你是说汀连县的宣传部长呀?他可是‘社会民主党分子’,人证物证俱在,不杀不行啊。我已经签发了处决令,三天内执行。”“此人杀不得!你无论如何得收回成命啊。”邓发瞪起双眼对视毛泽民,眼中饱含警觉。若是其他人面对这种眼神,早已心怯了,但毛泽民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许多国民党特务、军警找他的麻烦都没被吓倒,何况面前的是中央政府的一个同事。“我们国家银行正缺乏设计钞票的人才,黄亚光正是个绘画奇才,想留下他为国家银行设计钞票,可以让他戴罪立功!”毛泽民动情地说。邓发看到毛泽民这种神情,软下心来,劝慰道:“别急,别急,慢慢说。”     见邓发的警觉有些缓解,毛泽民便将国家银行挑选专门人才的事项和盘托出。听了毛泽民的一番话,邓发也为其爱惜人才和忠诚尽职所感动。政权初创,百废待兴,苏区人民早就盼望拥有自己的钞票。但是,黄亚光现在沾上“社会民主党分子”这个敏感的罪名,必须慎之又慎。他沉思了一下,一脸认真地说:“黄亚光是个人才,杀了也确实可惜。你们国家银行用他,要冒很大风险的。” 毛泽民听出邓发话里的“弦外之音”,便说出自己的看法,“即使他是‘社会民主党分子’,我们也可以控制使用嘛。”毛泽民的话所提醒了他,便稳妥地说:“你写一份担保书,借黄亚光的绘画技术去设计货币,其他不用多写。一旦真出了事,我们两人也只承担公对公的责任。”毛泽民为这位精智的保卫局局长折服,当即按邓发的意思写好担保书。“事不宜迟,越快越好!”邓发立即签上手令,叫执行科科长卓雄火速赶赴长汀,把黄亚光押回来。晚八点左右,保卫局战士飞马来报,黄亚光已押回。     黄亚光按照毛泽东“苏维埃政府货币一定要体现工农政权的特征”指示,精心构思,反复推敲,最后选取镰刀、锤子、地图、五角星等图案进行有机组合,设计出象征苏区军民在马列主义指引下努力建设新世界的纸币图案上报毛泽民。纸币上原绘制有毛泽东头像,因遭其拒绝,后改为列宁头像,票面下方的两边,分别是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和国家财政部部长邓子恢的签字。     1932年7月7日,国家银行正式发行统一的纸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银币券,又称“苏维埃国币”,半年内还印制5分、1角、2角、5角和1元共五种纸币计65.61万元。国家银行货币流通后,逐步回收了各种杂币,从而实现中央苏区货币统一目标。     四、精培闽西干部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宣告成立后必须开门营业,毛泽民当务之急就是要选拔熟悉银行业务的工作人员了。     毛泽民在瑞金苏区中央局参加“一苏大”的筹备工作期间,闽西工农银行规章制度健全,经营状况良好,信誉度高,而且发行了货币的情况,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因为此前闽西工农银行筹建时,毛泽民与闽西工农银行的阮山、曹菊如等交上了朋友。通过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副主席项英协调,毛泽民准备调曹菊如到国家银行任职,但又担心闽西工农银行不肯放手。当他把临时中央政府的调令递到闽西工农银行行长阮山面前时,阮山好像事前知道此事一样,转头就对着一间办公室喊道:“曹菊如,快来见你的新上司。” 阮山在调令上签字后,递给曹菊如,吩咐道:“你迅速将手头的工作移交好,随毛行长去报到。”说到这里,阮山声音有些哽咽,难舍道:“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到了国家银行,要听毛行长的话。”阮山说不下去了,毛泽民内心也涌起了一阵酸楚。     紧接其后,闽西工农银行的赖祖烈、曹根全以及阮德中、阮德犹等均被调入国家银行。曹菊如、赖祖烈、曹根全等根据毛泽民的工作部署,紧密结合闽西工农银行的从业经验,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出台了国家银行章程、业务操作规程等,设计出银行的各种账簿、凭证和单据。     毛泽民还十分注重收集敌方的财政金融资料以作学习参考。有一次,在接收前方来款时,银行经办人员发现包现洋的纸张竟是一张税务机关的四联单。毛泽民和曹菊如借助这张四联单的启发,对银行金库管理制度和流程进行改进,从而完善了《金库管理条例》等制度。     长征途中,中华苏维埃政府的国家银行被编为中央军委直属纵队第15大队,大队长袁福清,政治委员毛泽民,党支部书记曹菊如,第一中队长曹根全。过湘江之后,曹根全任大队长,直到长征结束。     五、征收战争物资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资本金和资金来源主要是战争中的缴获物资,所以统一财政金融就是要把战利品集中起来银行统管。为推动国家银行正常运转,每逢红军有重大作战行动,行长毛泽民及时组织“没收征集委员会”随部队到战斗前方筹粮筹款,确保战利品及时归库。可以说,在的残酷的战争时期,毛泽民身上的筹粮筹款职责还更具重要性和迫切性。     1932年3月,红军东路军东征漳州,毛泽民先行来到龙岩筹集战争经费,住在城区下井巷的隐泉书院(当年龙岩商会所在地)。在停留龙岩的2天时间里,他放下面子、沉下身子,诚心与各界人士交朋结友,成功地访问了许多有经验的商人,也咨询了不少财政经济的问题。龙岩商会借出现大洋5000元支持红军东征的义举,给毛泽民留下深刻的印象。3月下旬,红军攻打漳州大捷,不仅缴获到大批军用物资、金银珠宝、奇缺药品等,还筹得100多万元现大洋的经费。毛泽民返程龙岩时,如数归还龙岩商会的借款并登门致谢,得到“师出有名,言而有信”的赞扬评价。     针对闽西土特产极为丰富的情况,毛泽民领衔的中央苏区外贸总局与福建省苏维埃政府签订《闽西边界及交通条约》,先后设立汀州分局、上杭、连城、新泉采办处等,利用便利的水陆交通网,积极开展贸易活动。     战火销烟已远去,历史跨进新时代。一代伟人毛泽民为闽西苏区特别是闽西苏区金融事业付出的辛勤汗水和作出的杰出贡献,将光照日月,功荫千秋,永远铭记于闽西人民的心

毛泽民的闽西苏区金融情结

【概要描述】在闽西苏区,因“朱毛”红军闻名,毛泽东可以说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其实,毛泽东胞弟毛泽民也与闽西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闽西苏区的金融创建和发展留下光辉灿烂的时代华章。

 

  毛泽民,1896年4月3日生,湖南湘潭韶山人。因大哥毛泽东很早就外出求学和从事革命活动,只读了几年私塾的毛泽民就不得不辍学留家农耕。1919年10月和1920年1月,双亲相继病逝后,他便挑起了持家的重担。1922年底,在毛泽东革命思想影响下,毛泽民赴江西安源参与组织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家股份制经济实体—安源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因工作积极,业绩突出,1922年冬,他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2月,毛泽民随毛泽东回到湘潭、湘乡开展农民运动,在韶山建立了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同年11月,他调任中共中央出版发行部负责人,辗转上海、武汉等地,从事《向导》《布尔塞维克》等刊物的秘密印刷和发行工作。1931年1月,因党中央负责特科工作的顾顺章叛变,中央派他到闽西担任闽粤赣军区经济部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他被任命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行长兼中华钨矿公司总经理。1933年5月,又兼任闽赣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部长、国民经济部对外贸易总局局长。1934年10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毛泽民担任中央纵队第十五大队(国家银行及金库的队伍)政委,兼没收征发委员会副主任,负责长征路上的红军粮款供给保障工作。1935年11月,长征结束后,他任中华苏维埃工农民主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1937年冬,毛泽民前往苏联治病,因疫情影响,在新疆停留期间,党指派他协助新疆整顿财经工作。1943年9月27日深夜,毛泽民被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时年47岁。

 

  一、情牵金融创新

 

  闽西苏维埃政权建设和社会发展需要,对统一货币信用和财政税收等提出了更多更新更高的服务要求,客观上催生了革命根据地银行的成立。

 

  1930年9月2日,闽西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明确指出:“为要调节金融,保存现金,发展社会经济,以争取社会主义的前途,唯一的办法是建立闽西工农银行,各县设分行。”闽西苏维埃政府发布的《关于设立闽西工农银行》第七号布告称:“目前敌人经济封锁致使社会经济的发展发生了很大阻碍,因此,决定设立闽西工农银行”。之后,闽西苏维埃政府又决定,成为由阮山、张涌滨、曹菊如、邓子恢、蓝维仁、赖祖烈、黄维仁等7人组成银行管理委员会,阮山为主任委员兼行长。

 

  筹办闽西工农银行,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最早的金融实践活动,既无现成的银行规章制度可以参照借鉴,又无专业的人员能够信任,面临的困难不亚于打一场硬仗,恶仗。银行管理委员会一群人为了不辜负党和根据地人民的重托,认真研习,深入探索,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得知创办闽西工农银行,毛泽民通过地下交通线购得一本《银行簿记实践》,这是一本十分难得的银行经营管理的参考书。得到这本书,阮山、曹菊如等人如获至宝,潜身钻研,综合运用,不断地加深了对银行会计核算、信贷管理、转账汇款、货币发行、金银兑换、金库运行等方面知识的理解。同时,还按照毛泽民的建议,暗中请教经我党感化的国民党银行从业人员,不断地完善和丰富银行运营实践经验。经过短时间的紧张筹备,闽西工农银行于1930年11月7日(俄国十月革命纪念日),在龙岩县城下井巷原“彩昌店”隆重开业。

 

  闽西工农银行为发展生产,活跃经济,统一货币,打破封锁,支持革命战争,巩固新生政权,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成立时,闽西工农银行20万元(大洋)及时上解,成为该行获得的最大一笔资本金。

 

  二、首创福建分行

 

  第四次反“围剿”胜利后,中央苏区迎来了全盛的发展时期。苏区的扩大、苏区经济以及各业生产的发展,呼唤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设立分支机构。

 

  1932年3月18日,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在长汀县城成立。经济繁荣,商贸发达的“红色小上海”长汀,引起了毛泽民的特别注意。之后,中华苏维埃政府国家银行决定在长汀建立首个分支机构-福建省分行。毛泽民在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等陪同下察看了位于县城水东街的行址以及金库设计方案后,当即拍板同意,并协调了相关的工作,提出:“尽快确定负责人和岗位工作人员;尽早挂牌营业,为苏维埃政府和苏区大众服务。”之后,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决定,在原有的闽西工农银行基础上创办福建省分行,李六如任行长,下设会计科、出纳科、营业科和总务科等。4月初,毛泽民专程亲自主持了福建省分行的开业典礼,并就具体的工作进行了认真指导。

 

  福建省分行的成立,统一了福建苏区财政,建立起福建苏区金库,通过办理存贷款,金银兑换,发行中华苏维埃钞票、公债等,积极促进经济发展,充分推动了苏维埃政权建设。福建省分行还设立了熔造厂,把收兑来的金银器具熔成金饼、银饼后,武装押运到瑞金的中央造币厂,熔成不同规格的金条及铸成银元银角,便于对白区的贸易。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福建省分行也随中华苏维埃政府国家银行撤离北上。

 

  三、智救专业人才

 

  处于残酷战争环境和金融秩序极度混乱下成立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经济补给的十分困难。毛泽民进入中央苏区时,兄长毛泽东身处逆境,不仅遭受接连不断的批判和不公正对待,甚至一度时期还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但毛泽东胸襟坦荡,意志坚定。在毛泽东的鼓励下,毛泽民凭着特有的忠诚和实干,开始了国家银行的艰难创业。

 

  国家银行成立后的头等大事,就是要统一中央苏区货币。但是,由谁来设计和绘制纸币的图案呢?一个难题摆在毛泽民面前。汀州(长汀)红军印刷厂地下党员毛钟鸣向毛泽民推荐了黄亚光,说其早年留学日本,写得一手好字,还擅长画画、绘图等。

 

  1932年6月,毛泽民来汀州实地考察黄亚光。可是一打听,才得知黄亚光被定为“社会民主党分子”遭到逮捕,并被判处了死刑,几天内将要执行。十万火急,毛泽民立即策马回奔瑞金,找 中央“肃反”主管机关-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协调。邓发瞧见毛泽民满头大汗,奇怪地问:“老毛,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毛泽民紧紧抓住邓发的手说:“老邓啊!长汀的黄亚光,你们不能杀!”“什么黄亚光?”邓发被对方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一头雾水,但他毕竟是个搞政治保卫的老牌侦探员,反应也快:“哦!你是说汀连县的宣传部长呀?他可是‘社会民主党分子’,人证物证俱在,不杀不行啊。我已经签发了处决令,三天内执行。”“此人杀不得!你无论如何得收回成命啊。”邓发瞪起双眼对视毛泽民,眼中饱含警觉。若是其他人面对这种眼神,早已心怯了,但毛泽民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许多国民党特务、军警找他的麻烦都没被吓倒,何况面前的是中央政府的一个同事。“我们国家银行正缺乏设计钞票的人才,黄亚光正是个绘画奇才,想留下他为国家银行设计钞票,可以让他戴罪立功!”毛泽民动情地说。邓发看到毛泽民这种神情,软下心来,劝慰道:“别急,别急,慢慢说。”

 

  见邓发的警觉有些缓解,毛泽民便将国家银行挑选专门人才的事项和盘托出。听了毛泽民的一番话,邓发也为其爱惜人才和忠诚尽职所感动。政权初创,百废待兴,苏区人民早就盼望拥有自己的钞票。但是,黄亚光现在沾上“社会民主党分子”这个敏感的罪名,必须慎之又慎。他沉思了一下,一脸认真地说:“黄亚光是个人才,杀了也确实可惜。你们国家银行用他,要冒很大风险的。” 毛泽民听出邓发话里的“弦外之音”,便说出自己的看法,“即使他是‘社会民主党分子’,我们也可以控制使用嘛。”毛泽民的话所提醒了他,便稳妥地说:“你写一份担保书,借黄亚光的绘画技术去设计货币,其他不用多写。一旦真出了事,我们两人也只承担公对公的责任。”毛泽民为这位精智的保卫局局长折服,当即按邓发的意思写好担保书。“事不宜迟,越快越好!”邓发立即签上手令,叫执行科科长卓雄火速赶赴长汀,把黄亚光押回来。晚八点左右,保卫局战士飞马来报,黄亚光已押回。

 

  黄亚光按照毛泽东“苏维埃政府货币一定要体现工农政权的特征”指示,精心构思,反复推敲,最后选取镰刀、锤子、地图、五角星等图案进行有机组合,设计出象征苏区军民在马列主义指引下努力建设新世界的纸币图案上报毛泽民。纸币上原绘制有毛泽东头像,因遭其拒绝,后改为列宁头像,票面下方的两边,分别是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和国家财政部部长邓子恢的签字。

 

  1932年7月7日,国家银行正式发行统一的纸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银币券,又称“苏维埃国币”,半年内还印制5分、1角、2角、5角和1元共五种纸币计65.61万元。国家银行货币流通后,逐步回收了各种杂币,从而实现中央苏区货币统一目标。

 

  四、精培闽西干部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宣告成立后必须开门营业,毛泽民当务之急就是要选拔熟悉银行业务的工作人员了。

 

  毛泽民在瑞金苏区中央局参加“一苏大”的筹备工作期间,闽西工农银行规章制度健全,经营状况良好,信誉度高,而且发行了货币的情况,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因为此前闽西工农银行筹建时,毛泽民与闽西工农银行的阮山、曹菊如等交上了朋友。通过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副主席项英协调,毛泽民准备调曹菊如到国家银行任职,但又担心闽西工农银行不肯放手。当他把临时中央政府的调令递到闽西工农银行行长阮山面前时,阮山好像事前知道此事一样,转头就对着一间办公室喊道:“曹菊如,快来见你的新上司。” 阮山在调令上签字后,递给曹菊如,吩咐道:“你迅速将手头的工作移交好,随毛行长去报到。”说到这里,阮山声音有些哽咽,难舍道:“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到了国家银行,要听毛行长的话。”阮山说不下去了,毛泽民内心也涌起了一阵酸楚。

 

  紧接其后,闽西工农银行的赖祖烈、曹根全以及阮德中、阮德犹等均被调入国家银行。曹菊如、赖祖烈、曹根全等根据毛泽民的工作部署,紧密结合闽西工农银行的从业经验,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出台了国家银行章程、业务操作规程等,设计出银行的各种账簿、凭证和单据。

 

  毛泽民还十分注重收集敌方的财政金融资料以作学习参考。有一次,在接收前方来款时,银行经办人员发现包现洋的纸张竟是一张税务机关的四联单。毛泽民和曹菊如借助这张四联单的启发,对银行金库管理制度和流程进行改进,从而完善了《金库管理条例》等制度。

 

  长征途中,中华苏维埃政府的国家银行被编为中央军委直属纵队第15大队,大队长袁福清,政治委员毛泽民,党支部书记曹菊如,第一中队长曹根全。过湘江之后,曹根全任大队长,直到长征结束。

 

  五、征收战争物资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资本金和资金来源主要是战争中的缴获物资,所以统一财政金融就是要把战利品集中起来银行统管。为推动国家银行正常运转,每逢红军有重大作战行动,行长毛泽民及时组织“没收征集委员会”随部队到战斗前方筹粮筹款,确保战利品及时归库。可以说,在的残酷的战争时期,毛泽民身上的筹粮筹款职责还更具重要性和迫切性。

 

  1932年3月,红军东路军东征漳州,毛泽民先行来到龙岩筹集战争经费,住在城区下井巷的隐泉书院(当年龙岩商会所在地)。在停留龙岩的2天时间里,他放下面子、沉下身子,诚心与各界人士交朋结友,成功地访问了许多有经验的商人,也咨询了不少财政经济的问题。龙岩商会借出现大洋5000元支持红军东征的义举,给毛泽民留下深刻的印象。3月下旬,红军攻打漳州大捷,不仅缴获到大批军用物资、金银珠宝、奇缺药品等,还筹得100多万元现大洋的经费。毛泽民返程龙岩时,如数归还龙岩商会的借款并登门致谢,得到“师出有名,言而有信”的赞扬评价。

 

  针对闽西土特产极为丰富的情况,毛泽民领衔的中央苏区外贸总局与福建省苏维埃政府签订《闽西边界及交通条约》,先后设立汀州分局、上杭、连城、新泉采办处等,利用便利的水陆交通网,积极开展贸易活动。

 

  战火销烟已远去,历史跨进新时代。一代伟人毛泽民为闽西苏区特别是闽西苏区金融事业付出的辛勤汗水和作出的杰出贡献,将光照日月,功荫千秋,永远铭记于闽西人民的心

  • 分类:文化金融
  • 作者:邱子祥
  • 发布时间:2022-04-23 10:04
  • 访问量:
详情

   在闽西苏区,因“朱毛”红军闻名,毛泽东可以说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其实,毛泽东胞弟毛泽民也与闽西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闽西苏区的金融创建和发展留下光辉灿烂的时代华章。

 

  毛泽民,1896年4月3日生,湖南湘潭韶山人。因大哥毛泽东很早就外出求学和从事革命活动,只读了几年私塾的毛泽民就不得不辍学留家农耕。1919年10月和1920年1月,双亲相继病逝后,他便挑起了持家的重担。1922年底,在毛泽东革命思想影响下,毛泽民赴江西安源参与组织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家股份制经济实体—安源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因工作积极,业绩突出,1922年冬,他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2月,毛泽民随毛泽东回到湘潭、湘乡开展农民运动,在韶山建立了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同年11月,他调任中共中央出版发行部负责人,辗转上海、武汉等地,从事《向导》《布尔塞维克》等刊物的秘密印刷和发行工作。1931年1月,因党中央负责特科工作的顾顺章叛变,中央派他到闽西担任闽粤赣军区经济部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他被任命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行长兼中华钨矿公司总经理。1933年5月,又兼任闽赣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部长、国民经济部对外贸易总局局长。1934年10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毛泽民担任中央纵队第十五大队(国家银行及金库的队伍)政委,兼没收征发委员会副主任,负责长征路上的红军粮款供给保障工作。1935年11月,长征结束后,他任中华苏维埃工农民主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1937年冬,毛泽民前往苏联治病,因疫情影响,在新疆停留期间,党指派他协助新疆整顿财经工作。1943年9月27日深夜,毛泽民被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时年47岁。

 

  一、情牵金融创新

 

  闽西苏维埃政权建设和社会发展需要,对统一货币信用和财政税收等提出了更多更新更高的服务要求,客观上催生了革命根据地银行的成立。

 

  1930年9月2日,闽西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明确指出:“为要调节金融,保存现金,发展社会经济,以争取社会主义的前途,唯一的办法是建立闽西工农银行,各县设分行。”闽西苏维埃政府发布的《关于设立闽西工农银行》第七号布告称:“目前敌人经济封锁致使社会经济的发展发生了很大阻碍,因此,决定设立闽西工农银行”。之后,闽西苏维埃政府又决定,成为由阮山、张涌滨、曹菊如、邓子恢、蓝维仁、赖祖烈、黄维仁等7人组成银行管理委员会,阮山为主任委员兼行长。

 

  筹办闽西工农银行,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最早的金融实践活动,既无现成的银行规章制度可以参照借鉴,又无专业的人员能够信任,面临的困难不亚于打一场硬仗,恶仗。银行管理委员会一群人为了不辜负党和根据地人民的重托,认真研习,深入探索,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得知创办闽西工农银行,毛泽民通过地下交通线购得一本《银行簿记实践》,这是一本十分难得的银行经营管理的参考书。得到这本书,阮山、曹菊如等人如获至宝,潜身钻研,综合运用,不断地加深了对银行会计核算、信贷管理、转账汇款、货币发行、金银兑换、金库运行等方面知识的理解。同时,还按照毛泽民的建议,暗中请教经我党感化的国民党银行从业人员,不断地完善和丰富银行运营实践经验。经过短时间的紧张筹备,闽西工农银行于1930年11月7日(俄国十月革命纪念日),在龙岩县城下井巷原“彩昌店”隆重开业。

 

  闽西工农银行为发展生产,活跃经济,统一货币,打破封锁,支持革命战争,巩固新生政权,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成立时,闽西工农银行20万元(大洋)及时上解,成为该行获得的最大一笔资本金。

 

  二、首创福建分行

 

  第四次反“围剿”胜利后,中央苏区迎来了全盛的发展时期。苏区的扩大、苏区经济以及各业生产的发展,呼唤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设立分支机构。

 

  1932年3月18日,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在长汀县城成立。经济繁荣,商贸发达的“红色小上海”长汀,引起了毛泽民的特别注意。之后,中华苏维埃政府国家银行决定在长汀建立首个分支机构-福建省分行。毛泽民在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等陪同下察看了位于县城水东街的行址以及金库设计方案后,当即拍板同意,并协调了相关的工作,提出:“尽快确定负责人和岗位工作人员;尽早挂牌营业,为苏维埃政府和苏区大众服务。”之后,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决定,在原有的闽西工农银行基础上创办福建省分行,李六如任行长,下设会计科、出纳科、营业科和总务科等。4月初,毛泽民专程亲自主持了福建省分行的开业典礼,并就具体的工作进行了认真指导。

 

  福建省分行的成立,统一了福建苏区财政,建立起福建苏区金库,通过办理存贷款,金银兑换,发行中华苏维埃钞票、公债等,积极促进经济发展,充分推动了苏维埃政权建设。福建省分行还设立了熔造厂,把收兑来的金银器具熔成金饼、银饼后,武装押运到瑞金的中央造币厂,熔成不同规格的金条及铸成银元银角,便于对白区的贸易。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福建省分行也随中华苏维埃政府国家银行撤离北上。

 

  三、智救专业人才

 

  处于残酷战争环境和金融秩序极度混乱下成立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经济补给的十分困难。毛泽民进入中央苏区时,兄长毛泽东身处逆境,不仅遭受接连不断的批判和不公正对待,甚至一度时期还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但毛泽东胸襟坦荡,意志坚定。在毛泽东的鼓励下,毛泽民凭着特有的忠诚和实干,开始了国家银行的艰难创业。

 

  国家银行成立后的头等大事,就是要统一中央苏区货币。但是,由谁来设计和绘制纸币的图案呢?一个难题摆在毛泽民面前。汀州(长汀)红军印刷厂地下党员毛钟鸣向毛泽民推荐了黄亚光,说其早年留学日本,写得一手好字,还擅长画画、绘图等。

 

  1932年6月,毛泽民来汀州实地考察黄亚光。可是一打听,才得知黄亚光被定为“社会民主党分子”遭到逮捕,并被判处了死刑,几天内将要执行。十万火急,毛泽民立即策马回奔瑞金,找 中央“肃反”主管机关-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协调。邓发瞧见毛泽民满头大汗,奇怪地问:“老毛,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毛泽民紧紧抓住邓发的手说:“老邓啊!长汀的黄亚光,你们不能杀!”“什么黄亚光?”邓发被对方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一头雾水,但他毕竟是个搞政治保卫的老牌侦探员,反应也快:“哦!你是说汀连县的宣传部长呀?他可是‘社会民主党分子’,人证物证俱在,不杀不行啊。我已经签发了处决令,三天内执行。”“此人杀不得!你无论如何得收回成命啊。”邓发瞪起双眼对视毛泽民,眼中饱含警觉。若是其他人面对这种眼神,早已心怯了,但毛泽民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许多国民党特务、军警找他的麻烦都没被吓倒,何况面前的是中央政府的一个同事。“我们国家银行正缺乏设计钞票的人才,黄亚光正是个绘画奇才,想留下他为国家银行设计钞票,可以让他戴罪立功!”毛泽民动情地说。邓发看到毛泽民这种神情,软下心来,劝慰道:“别急,别急,慢慢说。”

 

  见邓发的警觉有些缓解,毛泽民便将国家银行挑选专门人才的事项和盘托出。听了毛泽民的一番话,邓发也为其爱惜人才和忠诚尽职所感动。政权初创,百废待兴,苏区人民早就盼望拥有自己的钞票。但是,黄亚光现在沾上“社会民主党分子”这个敏感的罪名,必须慎之又慎。他沉思了一下,一脸认真地说:“黄亚光是个人才,杀了也确实可惜。你们国家银行用他,要冒很大风险的。” 毛泽民听出邓发话里的“弦外之音”,便说出自己的看法,“即使他是‘社会民主党分子’,我们也可以控制使用嘛。”毛泽民的话所提醒了他,便稳妥地说:“你写一份担保书,借黄亚光的绘画技术去设计货币,其他不用多写。一旦真出了事,我们两人也只承担公对公的责任。”毛泽民为这位精智的保卫局局长折服,当即按邓发的意思写好担保书。“事不宜迟,越快越好!”邓发立即签上手令,叫执行科科长卓雄火速赶赴长汀,把黄亚光押回来。晚八点左右,保卫局战士飞马来报,黄亚光已押回。

 

  黄亚光按照毛泽东“苏维埃政府货币一定要体现工农政权的特征”指示,精心构思,反复推敲,最后选取镰刀、锤子、地图、五角星等图案进行有机组合,设计出象征苏区军民在马列主义指引下努力建设新世界的纸币图案上报毛泽民。纸币上原绘制有毛泽东头像,因遭其拒绝,后改为列宁头像,票面下方的两边,分别是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和国家财政部部长邓子恢的签字。

 

  1932年7月7日,国家银行正式发行统一的纸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银币券,又称“苏维埃国币”,半年内还印制5分、1角、2角、5角和1元共五种纸币计65.61万元。国家银行货币流通后,逐步回收了各种杂币,从而实现中央苏区货币统一目标。

 

  四、精培闽西干部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宣告成立后必须开门营业,毛泽民当务之急就是要选拔熟悉银行业务的工作人员了。

 

  毛泽民在瑞金苏区中央局参加“一苏大”的筹备工作期间,闽西工农银行规章制度健全,经营状况良好,信誉度高,而且发行了货币的情况,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因为此前闽西工农银行筹建时,毛泽民与闽西工农银行的阮山、曹菊如等交上了朋友。通过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副主席项英协调,毛泽民准备调曹菊如到国家银行任职,但又担心闽西工农银行不肯放手。当他把临时中央政府的调令递到闽西工农银行行长阮山面前时,阮山好像事前知道此事一样,转头就对着一间办公室喊道:“曹菊如,快来见你的新上司。” 阮山在调令上签字后,递给曹菊如,吩咐道:“你迅速将手头的工作移交好,随毛行长去报到。”说到这里,阮山声音有些哽咽,难舍道:“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到了国家银行,要听毛行长的话。”阮山说不下去了,毛泽民内心也涌起了一阵酸楚。

 

  紧接其后,闽西工农银行的赖祖烈、曹根全以及阮德中、阮德犹等均被调入国家银行。曹菊如、赖祖烈、曹根全等根据毛泽民的工作部署,紧密结合闽西工农银行的从业经验,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出台了国家银行章程、业务操作规程等,设计出银行的各种账簿、凭证和单据。

 

  毛泽民还十分注重收集敌方的财政金融资料以作学习参考。有一次,在接收前方来款时,银行经办人员发现包现洋的纸张竟是一张税务机关的四联单。毛泽民和曹菊如借助这张四联单的启发,对银行金库管理制度和流程进行改进,从而完善了《金库管理条例》等制度。

 

  长征途中,中华苏维埃政府的国家银行被编为中央军委直属纵队第15大队,大队长袁福清,政治委员毛泽民,党支部书记曹菊如,第一中队长曹根全。过湘江之后,曹根全任大队长,直到长征结束。

 

  五、征收战争物资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资本金和资金来源主要是战争中的缴获物资,所以统一财政金融就是要把战利品集中起来银行统管。为推动国家银行正常运转,每逢红军有重大作战行动,行长毛泽民及时组织“没收征集委员会”随部队到战斗前方筹粮筹款,确保战利品及时归库。可以说,在的残酷的战争时期,毛泽民身上的筹粮筹款职责还更具重要性和迫切性。

 

  1932年3月,红军东路军东征漳州,毛泽民先行来到龙岩筹集战争经费,住在城区下井巷的隐泉书院(当年龙岩商会所在地)。在停留龙岩的2天时间里,他放下面子、沉下身子,诚心与各界人士交朋结友,成功地访问了许多有经验的商人,也咨询了不少财政经济的问题。龙岩商会借出现大洋5000元支持红军东征的义举,给毛泽民留下深刻的印象。3月下旬,红军攻打漳州大捷,不仅缴获到大批军用物资、金银珠宝、奇缺药品等,还筹得100多万元现大洋的经费。毛泽民返程龙岩时,如数归还龙岩商会的借款并登门致谢,得到“师出有名,言而有信”的赞扬评价。

 

  针对闽西土特产极为丰富的情况,毛泽民领衔的中央苏区外贸总局与福建省苏维埃政府签订《闽西边界及交通条约》,先后设立汀州分局、上杭、连城、新泉采办处等,利用便利的水陆交通网,积极开展贸易活动。

 

  战火硝烟已远去,历史跨进新时代。一代伟人毛泽民为闽西苏区特别是闽西苏区金融事业付出的辛勤汗水和作出的杰出贡献,将光照日月,功荫千秋,永远铭记于闽西人民的心中。(作者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龙岩分行党委组织员

 

(栏目负责人:施融)

相关链接:

版权

发布时间:2021-09-26 17:41: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2号万通金融中心A座7层    邮编:100037
联系电话:010-68600891  010-68600894      电子邮箱:bgs@zgjrzyh.cn
      主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国金融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11047069号-1

主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国金融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110470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