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 “道德银行”助力乡风文明的实践与探索

“道德银行”助力乡风文明的实践与探索

作者:浙江浦江农村商业银行 贾晓琳、任婷婷日期:2019年6月13日 09:14

  乡风文明是新农村建设的灵魂,其关键是塑造符合农民特征、时代特点和地方特色的乡村文明新风尚,重要载体是繁荣农村多元文化、提高农民诚信文明意识、助力农民生活“奔小康”,从而不断推进新农村建设向纵深发展。本文以金融助力乡村振兴为出发点,积极探索如何发挥“党建+金融”作用,融入社区治理体系重构进程当中,通过创新推动“道德银行”建设,以诚信、孝义等道德指数作担保,向社会文明群体发放无担保、免抵押、低利率的信用贷款,推动农村乡风文明建设。

  一、“道德银行”建设的背景意义

  (一)深化道德建设是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保障

  人无德不立,国无德不兴,一个国家要实现国富民强,就需要我们不断增强包括公民道德素质在内的国家软实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将它作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坚定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并从“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五个方面对乡村振兴作出了总体要求,其中乡风文明贯穿乡村振兴的各个方面,是乡村振兴战略成功的保障。我国历来重视乡风文明建设,中国梦文化进万家、美丽乡村建设、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一系列举措有力丰富了农民的精神文化生活,也体现出乡风文明建设对于乡村经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夯实基层基础。乡风文明建设的最终目标是推动新农村建设,改善农民生活,这是一个综合的、全方位的、系统性的工程,需要汇聚政府、金融、社会组织等多方的力量。

  (二)推进乡风文明是践行新时代金华精神的基础

  深入实施公民道德建设和乡风文明建设,是凝聚走在前列共建金华力量的一项重要载体和有力举措。近年来,随着金华市各地道德资源的深入挖掘和弘扬,“最美系列”“金华好人”等活动品牌不断做大做强,一大批“金华好人”、社会文明先锋不断涌现,如,事业成功之余传递广博爱心带来无限温暖的“浙江好人”王平,把诚信作为企业力量之本创建独特质量文化的民营企业家王跃斌,放弃红火生意带动全村百姓建设美丽乡村的“老孙头”孙朝厅,为转移危旧房住户背着动态心电图监测仪做农户思想工作的村支书张仁林以及16年来坚守承诺、替子还债的“诚信奶奶”张凤英等等,从而推动了崇德向善、诚信文明的社会正能量得到大力宣扬和广泛传播,也为金华奋力推进现代化都市区建设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和道德滋养。

  (三)探索建设“道德银行”是金融助力乡村振兴的重要着力点

  以金华农信为例,金华农信制定服务乡村振兴战略五年行动计划,从服务现代农业产业振兴行动、服务乡村生态环境振兴行动、服务生活品质振兴行动、服务乡村文明振兴行动以及助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助力农村土地使用制度改革、助力“三位一体”制度改革、助力农村投融资制度改革、助力农村就业创业制度改革等十大方面全力支持农村高水平重建,其中服务乡村文明振兴行动,加快全市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载体即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通过探索构建大数据“丰收信用体系”,让信贷与“道德”联姻,让诚实守信、品德高尚者优先享受到金融优惠政策,一方面有效解决农民的创业融资担保难题,另一方面也充分利用信贷杠杆助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不断向纵深迈进,让金融助力乡风文明得到实效落地。

  二、“道德银行”的实践与启示

  (一)“时间银行”的衍变

  “时间银行”是最早流行于美国和日本等国家的一套“服务信用”量化体系,参加慈善工作的志愿者可以从别的志愿者那里得到以时间为单位的“报酬”。“时间-货币”是免税的,并且可以积累起来以支付保健以及其他医疗卫生服务的费用。我国的“时间银行”最早由上海虹口区提篮桥街道借鉴国外的方式于1995年开设的,主要是针对老年人的养老办法与服务。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将志愿者为老人提供服务的时间累计储存起来,当志愿者进入老年或生活难以自理时,再由其他志愿者为其提供同等时间的志愿服务。之后,这种以社区为单位的“助老时间银行”迅速在上海推广,并逐渐发展到太原、南京、广州、哈尔滨等地。

  (二)“道德银行”的发展

  2001年,湖南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社区推出了全国首家“道德银行”,它作为社区志愿者协会下属的一个载体,导入银行运作理念,以协会制度形式规范和保障志愿服务者可以获得社会志愿服务回报。其后,全国多地开始探索建设社区道德银行。根据道德银行实践的范围与载体,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社区型,指在社区活动实施、一般以社区活动为评估对象的道德银行,该类型起源较早,目前数量较多,与传统的时间银行一脉相承,有许多类似之处。二是校园型,指在校园内实施的道德银行制度。三是其他类型,指其他渠道或载体创办的“道德银行”。如浙江农信全力推动“道德银行”建设,其中建德农商行与当地杨桥村签订村银共兴战略协议,为该村380户农户分别建立道德档案,以组织汇报、群众汇报、家庭汇报、本人汇报作为信息来源,将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量化为道德积分,共向该村农户新增授信2000万元,并授予10户农户“道德银行示范户”。

  三、金华农信“道德银行”建设的定位与目标

  (一)紧扣“道德”这一指标,深化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升全民道德指数

  坚持把道德作为衡量一个人潜在社会价值的重要指标,将每个人的信用资本量化为道德积分,将政府、金融及社会组织等多方资源向道德积分高的群体倾斜,坚持褒扬善举,实行“回报机制”,让有德者有得,让好人有好报。同时,对有严重失信记录、不良行为的企业、家庭和个人,实行‘一票否决制’,从而激发全民对道德指数的高度关注和重视,助力社会文明风气传播。

  (二)突显“银行”这一功能,深化普惠金融工程建设,助力农民创业致富

  通过“道德银行”的建设,不仅推动道德指数评比,深化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同时充分发挥金融服务职能,加强对社会文明先锋的金融支持力度,量身定制创新金融产品,以道德作为担保提供信用贷款,针对道德指数高者采取实实在在的举措来降低融资成本和融资门槛,从而帮助社会文明先锋创业致富。

  四、农信“道德银行”建设的策略与路径

  (一)建立科学有效的信用状况评价机制和道德积分管理机制

  开展农村信用共建活动,配合政府部门做好文明家庭、文明商户评定工作,针对文明家庭、文明商家、文明车主、诚信纳税企业等社会诚信文明先锋,加强金融需求对接。构建大数据“丰收信用体系”,主动接入政府、社会等各方信用数据,借助村两委、驻村干部、村级联络员等力量和乡镇(街道)信息、第三方数据平台,完善乡村客户信用信息档案、对评定结果实行动态科学管理。

  设立道德积分评定指数。以遵纪守法、行为文明、热心公益、诚实守信、家庭和睦、孝义家风等作为评价个人道德状况的重要指标,把守法平安、诚信经营、依法纳税、公益活动等作为企业信用评价的重要指标,建立道德信用积分档案,以组织汇报、群众汇报、家庭汇报、本人汇报等作为信息来源,将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量化为道德积分,以积分兑换金融优惠政策,研究如何在贷款额度、利率、期限、服务等方面给予区别对待,完善信用奖惩措施,弘扬社会好风尚。

  (二)创新推广有针对性的、实实在在的金融信贷产品和服务

  打响丰收文明系列品牌,对接乡村文明振兴和基层治理工作,以地方文明家庭评比、劳动模范评选等活动为契机,针对社会道德模范、文明先锋、先进党员及“最美”人物等发放“道德贷”、“好家风贷”、“先锋贷”、“巾帼创业贷”等特色信用贷款产品,实行免担保免抵押及一定额度的利率优惠,给予讲道德讲文明群体精神上的肯定和物质上的帮助,同时可加强跨部门合作,如结合文明车评选活动,推出“文明车”贷款优惠举措,结合“文明商家”评比活动,推出“文明商家”专项优惠贷款等,让“文明道德”真正成为百姓的“资产”。

  推广丰收孝义系列产品。尝试开发丰收孝义系列产品,如瞄准春节、重阳等时间节点推出“丰收孝义存”特色定期存单业务,适当调高定期存款利率;针对失地农民一次性补缴社会养老保险金的资金需求,推出失地农民子女“丰收孝义贷”,并给予一定的贷款利率下浮优惠等。

  (三)培育以“诚信”、“孝义”为根基的企业文化,深化“道德银行”内涵

  在提升服务、创新产品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孝义文化”内涵,设立丰收孝义基金,对员工父母给予每月定额的“丰收孝义金”补贴,同时可加强于民政局、宣传部等的对接,在个人自愿、政府引导的基础上,探索以县、市为单位进一步扩大 “丰收孝义金”的发放范围。组建“丰收孝义宣讲队”,定期开展孝义文化主题宣讲,走进居家养老中心开展亲老孝老助老志愿服务活动;提供丰收孝义增值服务,加强同文明办的对接,如签署“丰收孝义金”代扣服务的客户群体可否优先参与“文明家庭户”的评比,同好家风信用贷形成一个呼应,同时也可通过为该类客户群体的子女提供“小小银行家”金融实践课的机会、父母VIP服务等增值服务,让尊老孝老的子女得到实惠,激发社会尊老爱幼、诚信文明的道德意愿、道德情感,形成向上、向善的力量。

  五、困惑与难题

  道德和诚信指数评估是道德银行建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和难点。因为好人好事具有一定的随意性、随时性特点,此外,对好人好事的衡量标准也存在一定主观性,什么样的事情可算作好人好事没有一个固定标准,让评估在制度上不尽完善,如何更严谨、系统性的制定评价道德指数的好人好事类别是一个较为困难的课题。经相关调研显示,真正处于“道德银行”评估下的道德行为,大多是组织程度较高,集体涵义较大的活动。而真正出自个体的道德行为,无法进行系统性、全面性体现,其问题将表现为:如果个体的道德行为不能在体制内得以确认并得到激励,“道德银行”的整套激励机制将难以正常运转。因而,寻找一种更为妥当的且易操作的“道德”评估方法,是“道德银行”在实践层面面临的一个难题。(本文荣获2018年全国金融系统思想政治工作和文化建设优秀调研成果优秀奖。为利于当前交流分享,刊登时对文中数据等内容进行了一定更新)

调查研究